首页 言情 蚀骨缠绵:痴情阔少强宠妻

第2213章 后记31(全文完)

  当天晚上,封行朗并没有回封家。妻儿不在家,他实在不想一个人回去当孤家寡人。

  于是,他便跟小儿子一起厚着脸皮留在丛刚父女这里。

  留在这里当大爷,岂不美哉!

  丛刚嫌不嫌弃他们父子,封行朗看不太出来;即便看出来了,他也会直接无视。

  但安安那一直嘟着的小嘴巴已经很明确了:她不喜欢他们父子俩!都这么的讨人嫌了,还厚着脸皮不肯走!

  躺在别墅里唯一的那张床上,封行朗舒适的微眯起了眼。

  “亲爹,我们睡在这里……那大虫虫和安安就没得地方睡了!”

  封虫虫觉得亲爹着实霸道得有点儿过分。安安都不喜欢他,他还非要跟着一起留下来。

  “客厅不是还有沙发嘛!就让他们父女俩睡沙发好啰!”封行朗悠哼着。

  “亲爹你好过分的!安安那么小,你让她跟大虫虫睡沙发?”小家伙抱起枕头蹦哒下了床。

  “虫虫,你去哪儿啊?”封行朗抬头问向开门的小儿子。

  “去陪安安一起睡沙发!”

  小家伙怒怒一声后,便很响的关上门噔噔噔跑下楼去找丛刚父女了。

  “……”这算是怜香惜玉的表现方式么?

  半夜的时候,封行朗被作痛的胃给扰醒了。虽说上回的确玩了出苦肉计,但受伤的胃却一直没能恢复元气。每天晚上都会隐隐作痛那么一会儿。

  一个人时,封行朗都是吃片胃药忍过去的;但今晚封行朗却不想忍了!他想下楼去折腾丛刚。

  楼下的沙发上,并没有丛刚和两个孩子的身影。于是,他又上楼去找,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

  哪儿去了?难道丛刚带着两个孩子出去找酒店了?但也没听到任何汽车引擎的声音。

  “你找什么?”

  身后冷不丁传来的声音,着实让封行朗一怔。转身一看,便看到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就突然冒出来的丛刚。

  “我胃疼。”封行朗带着情绪。

  “你这是玩苦肉计玩出的后遗症吧?”丛刚朝封行朗捂着的胸口扫了一眼。

  “也是你的后遗症!”封行朗勾唇冷哼一声。

  “……”丛刚唇角微抽。

  封行朗在丛刚这里当了三天的大爷。

  无论丛刚怎么委婉或强势,都没能奈何得了已经习惯于把自己当大爷的封行朗。

  ……

  雪落带着大儿子和女儿晚晚跟河屯一起去参加了一位公爵举办的庆生宴。

  装扮了一天的贵妇,雪落着实累得够呛。

  儿子封林诺对这样的宴会并不感兴趣,到是打扮成小公主的女儿晚晚很喜欢这样的贵族氛围。感觉自己真成了童话中的小公主了。因为所有的人都是那么的尊贵礼貌。

  当越野车驶进佩特堡时,疲惫了一下午的雪落,便看到手牵着小儿子在城堡里等候的丈夫封行朗。

  那一刻,所有的疲惫,所有的小怨都烟消云散了,有的只是眼前这个英俊挺拔的男人。

  就像前来营救灰姑娘的王子,那么的神采奕奕,那么的气宇轩昂。

  她的男人,果然没让她失望!

  她的男人愿意屈尊降贵,为了她和他们的孩子,忍受着对河屯的不满,还是主动过来找他们母子三人了!

  “行朗……”

  “亲爹!亲爹……”

  身穿着礼服的雪落,行动上有所不便,便被大儿子抢了先。

  “爸比……爸比……”

  封行朗拥抱住朝他奔来的大儿子,托抱起宝贝女儿,又腾出手来揽过漂亮的妻子!

  一家五口,在佩特堡团聚了!

  是摒弃前嫌,才能有的真正意义上的团聚!

  看着儿子一家,河屯的眼眸里泛动起了泪花:苏禾啊苏禾……如果你在天有灵,也能欣慰了吧!

  ……

  一个月后,袁朵朵如愿以偿的生下了一个健康又壮实的儿子。小家伙刚出生就足有八斤重,着实把她给累惨了。可累归累,但袁朵朵心里还是万分激动和兴奋的。

  终于让她心想事成了!

  相比较于激动到飙泪的袁朵朵,和高兴到满脸褶子的白老爷子,身为爸爸的白默却是懵圈的。

  好好的闺女,怎么变成儿子了呢?

  在翻看了三次襁褓后,他不得不认命!

  听闻白老爷子走的时候很安详:那是一个夕阳温馨的傍晚时分,他听着豆豆芽芽弹着的钢琴曲,看着认真学习素描的小嘟嘟,还有一旁蹒跚学步的小图图……

  让袁朵朵意外的是,老爷子并没有给嘟嘟留下一毛钱的遗嘱。几乎所有的不动产都留给了袁朵朵,而需要经营管理的集团公司则留给了孙子白默。

  至于四个曾孙辈的财产分配,他相信孙子白默和孙媳妇袁朵朵能够做好!

  这便是老爷子的睿智!

  ……

  封家。周末。阳光明媚的晨。

  在孩子们的叽叽喳喳声中,晚起的封行朗悠闲的吃着早餐。

  封家座机的作响,淹没在了孩子们的欢闹声中。

  “这里是封家,请问您找谁?”

  “我找封行朗。”电话里的声音很低沉。

  “您哪位?”莫管家客套的问。

  “封行朗的故人!”

  “二少爷,找您的。”莫管家将电话拿来给二少爷封行朗接听。

  “哪位?”封行朗悠声问。

  “她……死了。”电话里的声音低沉而嘶哑。

  封行朗默了一会儿,淡淡的应了一声:“嗯……我知道了。”

  “她说……她想葬回她女儿的身边……”

  又是无声的沉默,封行朗侧头看向蹲身在莫冉冉身边,正用小手摸着冉冉大肚子的封团团……

  “不用了!她已经是你的了!”

  封行朗微微的吁叹出一口浊气,气息平缓而沉稳,“她喜欢海……就洒海里吧!干净!”

  “封行朗,你果真是个冷血无情的男人!”

  电话里的声音有些凄凉,“她……爱错你了!”

  ……

  清澈的似乎能一眼就看到底的湖畔,静静地依靠在这三千多米的山峰旁边,这个称为是奥地利最古老的小镇。依山傍水,美得似乎不像在人世间一般。

  湖畔的树林因为四季的变幻五彩缤纷的构成了一个彩色的天堂,与山下斑斓的木屋交相呼应。

  木舟穿淌过水流,摇曳在这梦幻的童话世界中。

  封行朗平躺在木舟里,微眯着眼眸欣赏着多彩的美景。

  怀里卧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奶娃,瞪着澄澈的眼眸打量着这奇幻的世界。

  “小小虫,”虽说有些拗口,却是他亲爹亲妈给取的,封行朗也只能这么叫着了,“爷爷问你:你是最喜欢爷爷呢?还是最喜欢外公呢?”

  “那爷爷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呢?”

  “嗯……”某人拉长着声音,“真话假话爷爷都爱听!”

  “假话是:小小虫最喜欢外公啦!”

  封行朗挑衅的扫了一眼划着桨的某人,期待的眼眸笑眯了起来,“那真话呢?”

  “真话就是……小小虫还是最喜欢外公啦!”

  “……”这熊孩子!自己真是白疼他个小兔崽子了!(全文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