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穿越之缘来错爱

第八十六章 再续前缘 大结局

穿越之缘来错爱 雨后荷花 11569 2019-07-11 21:48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地上的人只来得及看到白色光圈与三个人消失的身影,萧振远紧紧地抱着daisy轻声安慰着,而陆子豪则将慕容菲菲拥进怀中,轻声细语地说着什么,到最后所有人都看向了天际,默默的祝福着三个人能够平安无事!

  天山老人眼见碗中鲜血已经越来越少,于是急忙对着紫水心说道“心丫头,准备锣鼓最后一滴血滴落,你便敲响了!”

  紫水心点点头,十分紧张的盯着血碗,却突然发现紫玉绿竹剑出现了一道道细小的裂痕,紫水心顿时心急起来,对着天山老人说道“怎么办,紫玉绿竹剑要毁了!”

  天山老人闻言眉头一皱看向紫玉绿竹剑,果然看到剑身上包裹的龙身已经蠢蠢欲动,似要破茧而出一般,随着剑身之中的凤鸣之声阵阵传来!

  天山老人暗道了一声不好,大喝一声“心儿,他们遇到了危险,快鸣锣、不能再等了!”听到天山老人的话,紫水心刚举起手里的鼓槌,就看到紫玉绿竹剑砰地一声四分五裂,紫水心顾不得其它,使劲的敲了下去,可是心里却跳的如打鼓一般!

  连着三声锣响之后,紫玉绿竹剑中突然爆出清白两色脚链,笔直的飞向梁婉玉与萧霆,牢牢地附在二人脚上,在两色脚链出现的那一刻,紫玉绿竹剑瞬间飞散,落在地上无数闪闪发亮的颗粒晶子!

  与此同时萧霆也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天山老人见萧霆第一个睁开眼睛,似放心不少急忙走下祭台,来到司徒皓月身边轻轻摇了摇司徒皓月的身体,只见司徒皓月也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天山老人与紫水心一颗悬着的心放下了不少!

  然而醒过来的萧霆急忙站起身,虽感到阵阵头晕目眩,却仍然忍耐着一把拉起梁婉玉的身体,焦急的摇晃着说道“静儿、静儿你醒醒!”

  但是任他怎么摇晃梁婉玉就是没有半点动静,萧霆伸出手小心翼翼,慢慢的向梁婉玉的鼻端伸去,天山老人及紫水心看到这一幕,一颗悬着的心再度提了起来!

  司徒皓月此时已经完全醒了过来,顾不得自己身体的虚弱,几步跑了过去单膝跪在地上,抬首看着已经僵化了的萧霆,与身侧床上倒在萧霆怀里的女子,焦急的询问道“静儿、静儿怎么样!”

  可是司徒皓月没有得到萧霆任何的反应,只见萧霆低头看着怀中的女子,泪水早已经不禁而流,那只试探梁婉玉气息的手早已经缩了回去握紧了拳头!

  看到萧霆这种样子,司徒皓月顿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而此时外面司徒熊与司徒皓冷手里拿着餐点,正与天山的夫人正说着什么,却突然听到萧霆的声音划破长空,那声音中带着绝望与心痛‘啊!’

  就是这一声是三个人顿时脸色一变,不约而同的向洞中而去,当三个人飞身而近的时候,便见到萧霆手中的宝剑,正架在他自己的脖子上,眼中带着浓烈的哀伤,手起剑落之间,问鼎皇朝再次归于了宁静!

  一年以后,问鼎皇朝京都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喜气洋洋,路人见面不管认识不认识都会打个招呼,百姓家家燃放爆竹烟火!

  然而这么热闹的场面,并非过年过节而是因为当今天子立后,听说这皇后乃是官拜一品大员,为人刚正不阿、耿直公正的萧鹏飞的干妹妹,他的这位干妹妹没有人见到过,只知其人聪慧过人、貌美如花!

  而萧鹏飞其人听说曾经是个江湖人物,因献宝有功、再加上也是萧后的另一股传人,所以才会得到皇帝的青睐,得以晋升一品大员,别说这萧鹏飞至从做官以后,非但没有将江湖上的气息带到官场上,反而秉公办事铁面无私,却也十分会做人,在朝堂之上可谓交际甚广,却是十分终于当今天子!

  但是与之相比更让老百姓猜测的是这位传奇一般的皇后到底是谁,因为当今皇上是在一年以前登基的,帝位是前任皇帝自动禅让的,为的只是天下百姓不再受苦,传说这位帝王乃是萧后正宗血脉,喜怒无常、杀伐果断不然也不会将当今的天子逼得退了位!

  一开始百姓还有些怨声载道,也会时常有百姓暴乱,以示对新帝的不满,但是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位新帝登基后,非但没有让百姓失望,还将朝廷的隐患紫水宫治理得服服帖帖的,不出半年便在江湖上销声匿迹了!

  半年以后更是将一些自立为王的人生生的打压下去,全部乖乖交出自己的距地,臣服于当今天子脚下,不仅如此这位皇帝推行新政,治理国家简直是仅仅有条,使得天子脚下京都城可谓到了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地步!

  这不新帝立后,天下百姓都跟着喜气洋洋,家家将自己的花草移到门外,争相为新任皇后献上自己的心意,都盼望着新帝能够取得贤后,帮着新帝治理国家!

  随着鞭炮齐鸣,皇后的车撵越来越近,路边上早已经跪满了百姓,竞相送上自己家的东西,期盼着能够被皇后看上一眼也是好的!

  然而车架越近,众人便越能看清,那骑马开路的不正是萧鹏飞大人吗,还有他身后跟着的那些侍卫,个个精神抖擞威武异常,他身边的两匹高头大马上所做之人,所有人一看便知,乃是前朝上月公主的两个儿子,只是其中一位早已是白发苍苍,却依然掩盖不住他的英俊气息!

  这三个人任意一个都迷倒千万少女,何况三个都聚到了一起,岂不是祸害一大群人,路边跪着的少女有胆大的偷偷看了一眼,便已经被迷晕了过去!

  正在行驶中,其中一个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车架,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对着中间的萧鹏飞说道“舍得吗?”

  萧鹏飞摇摇头,淡然的说道“不舍得也没办法,人家天天往我府里跑,我实在受不了了,还是给他送过去吧。你们都没看见,每回他来看我那眼神,恨不得把我吃了,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当初将人送来的是他,反过来我到里外不是人了!”

  他身边白发的司徒皓冷拍了拍马臀,牵着马缰绳的手动了动说道“不能怪他,谁让你这位一品大员的妹妹只跟你好,就连睡觉都得你哄着才睡,要不你以为他愿意把她交给你啊!”

  萧鹏飞闻言苦笑着说道“谁知道会是这个结果,我要是知道当初就不会回来,说来说去怪就怪我太注重亲情,我不回来就对了!”

  司徒皓月一笑,无奈的摇摇头,十分欣慰的说道“你舍得不回来吗,三娘可是还在司徒家祖坟里那,你要是舍得早就走得远远的了,何苦还要受他的气!”

  司徒皓月的话一说完,萧鹏飞一拱手无奈地说道“好了好了,二位仁兄饶了再下吧,我们在不过去,皇上就要杀人了!”三人相视一笑,继续向前行去!

  而后面十分宽敞的马车里,一身大红嫁衣的女子,正安安稳稳的睡在身边婢女的肩上,婢女旁边一位花容月貌的女子,淡然的看着睡得正香的新娘子,对着她身边的婢女说道“暮烟累了吧,要不将皇后扶躺下,你好休息一下!”

  那位婢女闻言轻抚了一下靠在自己肩上的皇后,笑着说道“没事的,倒是贤德夫人你要小心啊,都快生了还要送我们皇后,皇后清醒了一定会怪我们的!”

  贤德夫人淡然一笑,看着熟睡中的女子笑着说道“我倒是真希望她能怪我、”话到这里一顿,随着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起来!

  暮烟见了顿时惊慌起来,看着贤德夫人说道“夫人、你是不是要生了,这可怎么办、我、我去叫魏国公进来!”

  见暮烟要起身,贤德夫人一把拉住了暮烟,强忍着肚子上的疼痛,苍白着脸色说道“不行,不能让车架停下,会不吉利的,我自己悄悄下去,你不要告诉任何人,尤其是魏国公知道吗?”

  说着话贤德夫人已经站起了身,向着车外移去,暮烟焦急的将皇后娘娘的身体放平,十分不放心的走了出去,却看到外面贤德夫人贴身的侍卫,已经将贤德夫人扶下了移动着的马车!

  贤德夫人下车后回头看着暮烟说道“放心吧!我早有准备,不要告诉皓月知道吗!”暮烟看着贤德夫人一点点的被马车遗落到车后的身影,急忙点了点头,这才慢慢地回到了车里!

  贤德夫人便由着侍卫扶着向回走去,这时另一辆马车赶了过来,贤德夫人上了车绝尘而去!

  暮烟回到车里,便看到大红嫁衣的女子已经醒了过来,因为马车的晃动,头上的轻纱早已经滑落了下来!

  暮烟急忙走过去,扶起皇后娘娘欣喜地说道“您可算醒了,要不陛下就得抱您进洞房了,陛下腿脚不便,抱着您不还让您给欺负死!”

  暮烟的话刚刚说完,便发现有些不对劲,一向痴痴呆呆如孩子一般的人,此时的眼睛却是异常的清明,看着她的眼中竟带着隐隐的敌意!

  暮烟试探着询问道“您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看着暮烟?”但是对方并未回答她,依旧看着她不语,但是眼中的却有些些许的慌乱!

  暮烟见了才放下心来,一边整理着皇后娘娘的衣服,一边劝慰道“您可记住了,见到陛下不能又抓又咬的,陛下都快被你折磨死了,尤其是今日陛下腿脚不便,你要乖乖的好不好,知道了吗?”

  暮烟的话说完了,衣服也整理好了,这次外面也响起了迎接的礼炮,暮烟毫不犹豫的走了出去,临走还不忘回头对着身后的新人笑着说道“记得暮烟的话偶,要乖偶,等一会暮烟就会看到你了,不要着急啊!”

  暮烟的话一说完,一个太监摸样的人已经上了车,看着暮烟说道“还磨蹭什么、快下来啊,车架得直接进凤鸣宫,有人在那等着了,你得去帮忙打点一下,这里你就放心吧,都已经安排好了,一会萧大人就会过来了!”

  暮烟闻言刚要下车,却又回过身来,急忙将大红盖头盖在了皇后娘娘的头上,并检查了一下才放心的离开,然而她却忽略了皇后眼中的惊恐之色!

  梁婉玉眼睁睁的看着萧霆为救自己,宁愿与她一起灰飞烟灭,她又怎么会忍心让他再次为自己而受累!

  所以她选择让萧霆信任自己,在最后一刻她使尽全力将萧霆及司徒皓月推出了光圈之外,她以为她会就此灰飞烟灭!

  然而命运就好像跟她开了一个玩笑一般,就在她感觉到自己正在一点一点的消失的时候,一只浴火凤凰笔直的撞向了她,将她撞离了光圈,飞进了一片黑暗之中!

  唯一能照亮黑暗的就是她脚上突然多了出来的白色脚链,但是还未等她触摸到那条脚链的时候,便只感觉到眼前一阵耀眼的光芒过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只感觉阵阵鞭炮齐鸣,简直是震耳欲聋,伴随着还有欢呼之声,梁婉玉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竟什么都说不出来,不但如此她竟然动弹不了,她顿时害怕起来,而此时一个女子走了进来,一边扶起她一边说着她不明白的话!

  梁婉玉联想到自己无法动弹,又说不出话来顿时对那个女子起了敌意,但是无奈她有口不能言,有手不能动又听到那女子的话,梁婉玉顿时心急如焚!

  她害怕自己穿错了地方,嫁给不该嫁的人,她更害怕再也见不到他,所以她惊慌失措,却无能为力只能任人摆布!

  马车一路前行,不久便停了下来,随着一个人上了车将梁婉玉轻柔的抱下了车,梁婉玉虽然看不到对方,却知道对方决不是自己爱着的人!

  正在梁婉玉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他感觉到那个抱着她的人脚步一顿,随之另一个人接过了她,并将她背在了身上,而抱过她的人则开口说道“交给你了,以后要好好的照顾着知道吗?”

  梁婉玉只感觉到背着她的人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尿骚味道,十分的让人恶心,可是她口不能言,心急却没有办法,而那个背着她的人听到后,竟然尖着嗓子说道“大人放心吧,以后老奴会好好侍候着的,决不让大人失望!”

  听到两个人之间的对话,梁婉玉的整颗心都凉了一半,再加上这个人走路一拐一拐的,联想到刚刚那个女子说的话,梁婉玉的心已经彻底凉了!

  直到进了洞房,那个人才将梁婉玉放了下来,并吩咐道“赶快换衣服,一会要到大殿之上举行仪式,还不快这点、手脚都麻利点,杂家一会过来接人,要是出什么事,杂家要了你们的脑袋!”

  话音落时梁婉玉感觉到脚步声渐行渐远,随着门声开合之后,马上有人走到她身边,虽未掀开她的盖头,却仍然为她换着身上的繁琐衣服,梁婉玉就那样坐在那里人任人摆布!

  这时丫鬟的声音响起来,淡淡的说道“什么吗?都老头子了,还是个公公,竟然也妄想娶妻生子,都不知道皇上怎么想的!”

  另一个声音焦急地说道“你小声点,这位虽然痴傻,可是让她听到也不好,以后在她面前少说话!”

  另一个顿时意思到自己多嘴了,于是急忙住了口,很快的换完衣服后便走了出去,只剩下梁婉玉以及她快崩溃了的心,此时的她简直混乱的不行,刚刚两个人的话仍在耳中挥之不去,再加上之前车中女子的对话,梁婉玉希望自己灰飞烟灭也好过现在的样子!

  就在梁婉玉万分焦急的时候,突然她感觉到自己的手动了一下,于是她试图再次动了动自己的手脚,慢慢的手脚的意识在逐渐地恢复,梁婉玉顿时欣喜若狂!

  慢慢地站起身子,并一把揭下了头上的大红盖头,顿时眼前一亮,晃得她眼睛生疼,闭上眼睛缓了一会再睁开,便已经逐渐适应了眼前的一切,只见到处金碧辉煌,处处可见凤凰展翅欲翔,梁婉玉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但是她来不及多想,急忙找到了铜镜,虽然镜中的自己盛装打扮,但是她仍旧一眼便认出了那是梁婉玉,也是她自己的身体!

  证明了样子还是自己的,那么还有一件事情就是这里是哪个朝代,正当梁婉玉想着该怎么知道的时候,只听门轻轻开启的声音,梁婉玉眼睛一转计上心来!

  只见她悄悄地躲在床后,看着一个丫鬟端着合欢酒走了进来,发现原本该坐在床上的她不见了,顿时惊慌地转身要走的时候,梁婉玉突然冲出去,一把将那女子拖进怀中,一只手勒着她的脖子,一只手捂着她的嘴,梁婉玉小声的说道“要想活命,你最好不要叫,否则我便杀了你!”

  感觉到怀中女子吓得要死,又见她点了点头,梁婉玉才慢慢地松开了捂着那女子嘴的手,冷冷的询问道“这是哪个朝代,外面有多少人守着!”

  被梁婉玉挟持的女子,吓得不轻结巴的说道“是、是问鼎皇朝,外面、外面只有两个护卫,其余的都去了大殿,一会要举行仪式、”

  她的话还没说完,梁婉玉已经一把劈昏了她,并笨拙且快速的换上了丫鬟的衣服走了出去,然而到了外面梁婉玉顿时傻了眼!

  只见金碧辉煌的十二座城门巍峨壮观,二十四条大街纵横交错,通达四方。与城门垂直,城中主干道为宫城阖宫门外的铜驼大街,宽阔四十余米的街道穿过城门与城门外的大街相连。街道两侧种植粟、漆、梓、桐四种行道树,并且修建了排水渠道。

  总之她眼中所见一切让她无法用言语形容,突然她看见一群人走了过来,为了避免被发现,梁婉玉低着头等那些人走过去后,才向着自己认为对的立方离去!

  然而梁婉玉离开不久后,那些人突然冲了出来,大叫道“不好了、不好了、皇后娘娘不见了!”随之有人疯了一般的向着主殿方向奔去!

  不久便见到一身名黄龙袍的天子,带着文武百官其中便有那个送亲的萧鹏飞,直奔凤鸣宫而来,而皇上走路的样子似乎有些微微的跛脚,但是所有人已经没有心思注意这些了,全都直奔凤鸣宫而去!

  然而进得殿中便只看见丫鬟宫女跪了一地,其中一个宫女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里衣,外衣早已不见了踪影,看到皇上来了更是抖如筛糠,连连叩首求饶!

  然而皇上并没有心情去理会那宫女的求饶,只是怒喝道“到底怎么回事,给朕说清楚!”

  宫女闻言惊慌失措的将刚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如实说了出来,本以为皇上会盛怒,却没想到皇上在听了之后,竟然惊喜交加不顾身份的一把将她拉起来,一再地询问她所说的是否属实,直到她一再点头,并赌咒发誓绝无虚言后!

  贵为天子的皇上,竟然当着众人的面落了泪,并一把抓过魏国公及上月公主,兴奋的跟孩子一般的说道“你们听到了吗,是她、是她回来了对不对,一定是她回来了,朕、不、我、我要去找她,来人啊、快来人、给朕掘地三尺都要找出皇后娘娘,记住要小心的请皇后娘娘回来,若有半点惊吓,朕要了你们的脑袋!”

  看到皇上的样子,听到宫女的话,所有人都十分开心,顿时皇宫之内上上下下,因为失踪的皇后闹得鸡飞狗跳,而那个人人敬畏的皇上,竟如孩子一般不顾身份上串下跳,在皇宫里到处游走!

  梁婉玉越走越远,可是无论怎么走都走不出去这浩大的宫殿,并且她发现有几次她都迷了路,费了好大得劲,终于找到了出路,竟然发现她又回到了原点,这让她想起了故宫,她在故宫里也曾经迷过路,并且几次都回到了御花园中!

  这一次也不例外,她依旧在御花园中迷了路,正在她百寻而不得出路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脚腕是被火烧了一般的疼痛,于是她急忙蹲下身子掀开了脚腕上的衣服,却见到自己的脚腕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条脚链,此时正闪耀着白色的光芒,并且十分的烫手!

  梁婉玉试图将脚链解下来,却是怎么也解不开,就算是用石头砸也砸不开,正在梁婉玉急得不行的时候,突然看见两个太监走了过来!

  梁婉玉急忙夺了起来,只听两个太监互相说着话,其中一个一脸的喜气的说道“皇上大婚真是普天同庆啊!”

  另一个人点点头,一边走一边说道“是啊!这是继皇上赐死紫水宫主以后,又一大快人心的事情了!”

  先前说话的人闻言,有些焦急地看看四周,然后打了他旁边的人一巴掌,小声的说道“你找死啊!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这两件事情怎么可以相提并论啊,册立皇后那是喜事,杀紫水宫主那是为民除害,这要是让别人听到,还不告你一桩,以后不许乱说了知道吗!”

  另一个人闻言急忙点点头,两个人再次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后才放心的离开了,然而藏身于树后梁婉玉,早已经跌坐在地,眼中泪水盈盈而出,握紧的双拳指甲早已经陷入肉中,丝丝血液已经缓缓的流了出来!

  但是她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疼了,好不容易她回来了,可是他去了哪里,刚刚的话是真的吗,若是真的她回来还有什么意义!

  正在梁婉玉坐在地上哭泣的时候,她身后一个男子的声音如沐春风一般地响了起来道“姑娘,你没事吧!”

  缓缓回头梁婉玉便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庞,梁婉玉顿时怒目而视,而那个男子也是一愣看着梁婉玉说道“梁姑娘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该在大殿上接受、”

  然而他的话还未说完,梁婉玉已经突然暴起,一把掐住那人的脖子怒喝道“你杀了他、你杀了他,我要为他报仇,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然而梁婉玉的力气奇大,让对方怎么也无法挣脱,就在这时两个侍卫经过看到如此情景,顿时抽刀怒喝道“什么人,敢谋杀太上皇,还不住手!”

  说着便挥刀砍向梁婉玉,然而被两梁婉玉掐住脖子的男子,却突然转了个方向,用自己的身子护住了梁婉玉,使得梁婉玉险险的避过了那一刀!

  但是即便这样,梁婉玉也没有要放手的打算,而那连个侍卫见状,急忙收回了手里的刀,其中一个人焦急地说道“太上皇、您、您快让开,否则她会杀了您的!”

  可是被梁婉玉死死卡住脖子的人,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来,但是仍旧护着梁婉玉不想让开,却在此时一个焦急的声音大喝道“谁敢动她,朕灭他满门!”

  两个侍卫闻言顿时跪在地上出了一身的冷汗,而梁婉玉在听到这个声音时,手下一松整个身体僵在那里,久久不敢回首去看身后的人!

  而被她松开的男子,急忙喘息着后退好几步,才看着梁婉玉的身后,一边干咳着,一边叹息着说道“你要是再不来,朕就真的死定了,完璧归赵别说朕没照顾好她,咳咳咳!”

  这时已经有御医上前为那男子查看脖子上的於痕,而梁婉玉依旧站在那里不敢动弹,她怕一切都只是幻境,一旦她回头他就会消失!

  然而身后的声音再度响起来道“静儿,真的是你吗?你回来了对不对?你告诉我是你回来了对不对?”

  真真切切的声音就在自己的身后,梁婉玉泪水肆意开来,伸出手放入口中重重的咬下去,直到尝到了血腥的滋味与钻心的疼痛,梁婉玉再也忍耐不住回身笔直的扑入身后之人的怀中!

  然而当真真实实的抱紧身后之人的时候,梁婉玉才知道这并不是梦,他还活着他还活在她的世界里!

  萧霆看到梁婉玉扑过来的身影,竟是悲喜交加喜极而泣,紧紧地拥着怀里的人,萧霆才知道什么是幸福!

  (完)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